大家对昨晚山西主场迎战北京队发生的骚乱怎么

2019-04-03 21:12:19 围观 : 18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焦虑的投资商、长期失落的球迷、有争议的判罚……当这一切遇到薄弱的赛场安保时,骚乱便发生了

  听到他的喊声,上百名山西中宇篮球队的球迷围了过来,一边大喊“马布里道歉”,一边围住北京队队员乘坐的大巴用手拍打,不时有矿泉水瓶飞过来,将车窗玻璃砸得砰砰作响。

  3月11日晚,当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半决赛山西队主场与北京队比赛结束后,北京队球员遭到当地球迷的围堵。20多名球员和工作人员被困在大巴上一个多小时。事后北京队方面称球队有球员腿被踢肿,山西球迷则声称被马布里殴打。

  作为CBA罕见的球场冲突,骚乱虽然发生在11日,但愤怒的情绪早已在积蓄。

  3月11日晚7时15分,太原滨河体育中心篮球馆。当北京篮球队队员进场热身时,观众席上忽然响起了队员们熟悉的京骂。

  15分钟之后,比赛开始,志在必得的山西中宇篮球队在开场时打得极为积极,北京则命中率比较低,山西一度以11比4领先。北京队在主力马布里带领下逼近比分,最终山西队以28比26领先结束第一节。

  虽然第一节山西队赢了,但山西球迷似乎并不十分满意,毕竟比分还没有拉开,不少球迷认为,本场比赛的两名外籍裁判似乎并没有照顾主场的山西队,甚至还有些偏向客队北京队。

  在中宇球迷俱乐部成员哈希的印象中,几个赛季以来,山西队一直都是裁判重点“关照”的对象,经常遇到有争议的判罚。

  并非哈希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山西中宇篮球球迷协会负责人王晖说,整个赛季裁判问题很明显,例如复赛中山西对上海队,还有这次半决赛山西在北京打的两场客场,裁判都有明显偏向。“北京队员干脆就碰不得,一碰裁判就吹哨,完全影响了山西队流畅的进攻。”哈希说。

  篮球博士、硕士生导师,山西电视台CBA解说员侯向峰认为,裁判的判罚因为没有什么硬性标准来衡量,所以很难用什么证据来判断是否公平,只能是感觉。

  侯向峰的观点并没有得到山西球迷的认可。3月7日晚,CBA半决赛第二回合,山西队客场123∶132不敌北京队,来北京助威的山西球迷在回家的路上一直聊着裁判不公的事情。

  王晖说,3月7日来北京助威的山西球迷大约有两百人,很多人在观看比赛时被北京球迷用北京方言挑衅,有的北京球迷甚至往他们身上丢小纸团。当天就有山西球迷相约“下场闹他”。

  在北京的不满被带回了山西,开始影响比赛。在接下来的二、三、四节比赛中,北京与山西队比分交替上升,比赛陷入胶着。第四节还剩下2分09秒,山西队员在防守马布里时,不仅被马布里一个顺带的动作碰破了头,而且因情绪激动,被裁判加吹一个技术犯规,马布里4罚3中。

  最后43秒时,山西队队员强突内线,被北京队队员盖帽。山西队认为北京队犯规,而裁判没有吹罚。为此,山西中宇篮球俱乐部董事长王兴江和教练员冲入场地向裁判监督员大声抗议,山西球迷也纷纷将打火机和矿泉水瓶投向场地中央,比赛被迫中断。

  事后,王兴江的冲动行为被认为不该发生,但很多熟悉他的山西球迷表示理解,“他的压力太大了”。

  在2011-2012赛季山西中宇篮球队打入CBA半决赛之前,提起山西,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盛产煤炭的省份有哪一项体育项目国内领先。2006年,王兴江购买了河南仁和篮球队,并把球队带到了山西,改名叫中宇篮球队。6年中,王兴江为这支球队投入过亿。不久前,山西中宇俱乐部副总经理张北海收到王兴江这样一条短信:“几年来,我亏的钱有多少?我承担的风险和压力有多么不易?一生挣的钱,我没有留给子孙都赔到球队了。”

  从2006年征战CBA开始,因为对球队的成绩不满意,王兴江更换了不下20名主教练,被他开掉的队员更是数不过来。

  2011年开始,在主教练杨学增带领下,不被看好的山西队终于“扬眉吐气”,一路杀进半决赛,提前实现了王兴江的愿望,也让山西球迷惊喜异常。每次山西队打完比赛乘飞机回太原,热情的球迷都会开车去机场迎接,并闪着车灯为大巴开道。

  “那场面很是壮观”。王晖觉得,其实山西队已经改写了历史,球迷们很满意了,但是真到了半决赛,谁不想搏一把呢?这个时候,判罚中的每一个争议都会让他们爆发。

  3月11日晚,太原滨河体育中心篮球馆,北京队与山西中宇篮球队进行争夺决赛权的第四场比赛,前三场北京队以2∶1领先。距离比赛结束还有43秒,北京以100∶97领先。比赛恢复,山西获得球权,进攻得手获得3分,100平。26秒,马布里3分不进,山西队员突破造成对手犯规赢得罚球机会,两罚全中。还有4.3秒,山西领先2分。北京队两名队员两投未中,最终山西险胜。

  球场沸腾了,还未等球员退场,数百名球迷就欢呼着“闹他”“闹他”,冲到球员通道,像往常一样等待欢送自己的球队队员。当看到北京队员退场时,一些激动的球迷开始围堵北京队队员,被保安人员死死挡在身后。但是据北京队领队事后说,还是有队员被球迷从保安组成的人墙中伸腿踢伤。

  太原滨河体育中心篮球馆,虽然只能容纳6000名观众,但是每次比赛观众的热情程度堪称CBA最火热的主场。从这个赛季开始, “闹他”被球迷当主场口号,《一起闹他》和《梦想》两首歌成为主场歌曲。门票也从200元到3000元不等,虽然价格昂贵,仍旧一票难求,有时3000元的门票甚至被黄牛炒到了1万元。

  在侯向峰看来,山西球市之所以火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一种荣誉感爆发。侯向峰说:“从1993年后,山西的篮球运动一直不温不火。中宇成立以后,成绩一路看好,这也是山西球迷扬眉吐气的时候,自然想到现场喊两嗓子,来表达对球队的热爱!”

  山西队主场也被称为是“魔鬼主场”,在常规赛中,曾经倒在山西主场的球队不乏强队,比如广东队、北京队、新疆队、八一队、东莞队……谁也不曾想到,在季后赛山西队仍然一路高歌猛进,先是淘汰上海队,接着和北京队的半决赛,打得难解难分。

  山西球迷高涨的热情甚至能从赛区被罚数据上得到另一种体现:CBA的17支球队中,山西队是因赛场秩序受罚的重灾区。本赛季CBA一共开出 21张罚单,仅山西中宇队就5次受罚,占总数近1/4。罚款金额达到9万元,占篮协本赛季总处罚金额的30%。事实上,最近几个赛季,山西队一直是CBA的受罚大户,其中2008-2009赛季,山西中宇俱乐部和太原赛区因为主场问题累计被罚了40万元。

  就在北京队在保安的保护下艰难地往自己的大巴车行进时,一位年轻球迷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声喊着“马布里打人啦”。听到喊声,愤怒的山西球迷们围拢了过来。

  据山西媒体称,21岁的学生球迷曹雷,比赛结束时站在运动员通道口一名保安后面。由于后面的人群开始涌动,曹雷被挤到了保安身上,而这名保安站立不稳,撞到了马布里身上。也许马布里认为是曹雷撞的他,他先是一拳砸在曹雷头上,后者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紧跟着,马布里对着曹雷的面部又是一脚。山西球迷的情绪一下被点燃。在北京队员登上大巴车之后,数百球迷迅速将大巴车包围,要求马布里出来道歉。

  几天后,太原警方就“山西球迷指控马布里打人”一事做出情况报告,声称马布里确有手挥矿泉水瓶的行为,证人是现场的几名球迷和保安。但是没有任何物证和确凿的视频证据。

  马布里对打人一事矢口否认。“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干那种事!再说当时我身边围着十几个警察,这种情况下我能打人吗?”

  3月17日,《中国新闻周刊》就打人事件致电太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负责人声称具体办案人员已经休假,不便透露最新进展。太原市一位曾在现场采访的记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已经得到通知不让再追踪打人事件了。

  3月14日太原赛区和山西篮球队分别被中国篮球协会罚款3万元。有媒体在报道时对安保工作提出建议:球员通道是球员退场的专用通道,球迷本来不应该涌入。而矿泉水瓶、打火机等也可禁止带入。

  3月18日,北京首钢篮球馆对入场球迷进行严格安检,双肩包、矿泉水瓶和打火机等都禁止带入场内。

  声称被马布里打伤的曹雷一直不敢打开手机,因为一开机就会收到上千条的骂人短信,还会不停地接到骂他造谣的电话。

  冲突过后,山西和北京两地的球迷亦曾在网上发起争论,但都互相不能说服对方。侯向峰认为,部分媒体同样表现得不够客观,甚至有些报道挑起了双方的情绪,“篮球又不是战争,就是一场游戏,何必呢”。